快乐对现代父母来说是个奢望

快乐对现代父母来说是个奢望

本文是Jennifer Senior在TED上的演讲For parents, happiness is a very high bar。富有激情的展示了现在‘双职工’父母对教育的困惑,追寻,和她的答案。我是非常认同,尝试着翻译给大家,希望对做了父母的人有用。

教育的危机

我出生的时候,只有一本关于养育方面的书,就是Benjamin Spock的《The Common Sense Book of Baby And Child Care》。到Benjamin Spock去世的时候,这本书已经卖出了5000万本。现在我已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妈了,走进Barnes & Noble书店,里面有整整几个书架关于如何培养一个适应现代经济环境的孩子的书。无麸质的孩子、不生病的孩子、会多种语言的孩子、有经济头脑的孩子、有科学头脑的孩子等等。你不知道怎么教你的孩子拆除核弹?没关系,这方面的指导书也不会少。

首先我承认,这些书每本也许都很好。但是有这么多,我还真不知道怎么用了。看着这些书,我看到的不是教育而是焦虑,看到的是包裹着糖衣的焦虑纪念碑。
我很纳闷,为什么对孩子的教育变成了这么痛苦和古怪的事情呢?为什么一件人类已经成功的做了几千年的事情,到我们这里变得这么不确定、这么没经验了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父母正在步入一个不知道如何教育的危机呢?

父母的窘境

说危机也许听起来危言耸听,但是从已有的数据看这真的是场危机。
事实上1957年有一篇关于教育的危机Parenthood as Crisis的论文。五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有很多学术论文在讨论父母的各种痛苦模式。
作父母的人比不是父母的人承担了更多的压力,他们的婚姻满意度相对也低。很多关于父母跟孩子共处的研究表明,结果非常不好。
去年我碰到一个叫Matthew Killingsworth的研究员,他有一个非常棒的统计人们快乐程度的研究项目。关于他的研究成果,他是这么告诉我的:
“跟朋友交流比跟伴侣交流容易,
跟伴侣交流比跟亲戚交流容易,
跟亲戚交流比跟熟人交流容易,
跟熟人交流比跟父母交流容易,
跟父母交流比跟儿女交流容易。儿女根本就是一陌生人。”

关于这件事,我过去的三年仔细研究了背后的数据,我发现问题不是出在孩子身上。是现代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上出了问题。
准确的说,我不确定我们是否知道“教育 parenting”是什么。“教育 Parent”这个词是在1970开始被广泛使用的。(这里的Praent翻译成教育,有点不准确。但也不知道用什么翻译合适,就只能暂时这样了。)
这些年来,父母的角色变了,子女的角色也变了。我们都处在一个没有指导手册,不断摸索、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
摸着石头过河,即兴发挥对音乐家来说也许很棒,但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这无疑就是一次危机。

无用的孩子、无价的孩子

那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呢?我们为什么对培养孩子的事失去了标准了呢?
实际上,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过去,孩子们是工作的。在农场里、工厂里、磨房里、矿场里,都有。孩子当时也认为是经济财产。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停止了这种做法,我们开始赋予孩子们权利,禁止使用童工。我们专注于教育,于是上学成了孩子们新的工作。
但是这却导致了家庭教育的一些迷惑。旧的方式也许不够人道,但是确是一种自反馈的方式。家长提供孩子食物、衣物、住所以及精神上的指导,孩子回报他们以劳动收入。

现在的孩子们不工作了,这个家庭教育的经济模式就被改变了。用一个比较粗暴的经济学家的话说,孩子们现在成了“经济上无用,精神上无价”的了。
旧的模式是孩子为父母工作,现在新的模式是父母为孩子工作,几十年下来结论很明显:想让孩子成功,光是学校教育是不够的。
如今课外活动成了孩子们的新工作,但同时更是家长的工作。因为要求参加足球锻炼,谁接送呢?家长吗!
一大堆的家庭作业是孩子们的新工作,但同时更是家长的工作。因为孩子做完作业,谁检查呢?家长吗!
大约三年前,德州一位女士向我提到一件事,我的心当时就碎了。聊天时,她不经意提出了这个说法:“家庭作业就是新的晚餐。”
尽管近年来工薪家庭能支配的时间和金钱越来越少,但是工薪家庭花在孩子们的身上的时间和金钱有增无减。现在的妈妈们比1965年的妈妈们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要多,而1965年时的妈妈们通常还不用上班。

迷茫的家长

如果父母知道要把孩子们培养成什么样的人,也许这事会容易些。但这却恰恰是现代教育里比较困惑的一件事。
我们不知道哪方面的知识对孩子们以后成长最需要的。世界变化的太快,谁都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的。
甚至于当笔者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
当我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我接受的教育是长大后将是一个全球性的经济社会,日语很重要。现在看来不会日语,好像也不会怎么样。
现在很多家长又开始疯狂的让孩子们学习中文,也许他们是对的,但是谁也说不准。做父母的无非是像让孩子为将来的各种挑战做好准备。
我们让孩子学习象棋,希望这样有助于孩子的分析能力,也许对以后读哈弗商学院有好处吧。
我们试着让孩子有商业头脑、经济头脑、科技意识、体魄强健等等等等。
但是老实说,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既没经济头脑,身体也不健硕,吃的也不讲究。但是又怎么样呢?我现在不也过的挺好吗?有稳定的工作,光荣的交个人所得税,现在还被邀请到TED来做演讲。
但是如今的观念也许会认为,对我们这代人不错的教育,对现在的孩子可能已经不够了。
于是我赶紧跑去书店查,好像我们如果还有什么没尝试过的方法,我们就没尽到做父母的责任似的。

谁在教育孩子

审视作为父母的新角色是很难的。而且由于现在大多数女性也像男性一样上班,这就又增加了审视我们作为妻子和丈夫的难度。
我觉得这是导致教养危机的原因之一。父母都要挣钱养家,当有了孩子以后,我们没有针对这种情况的规则、手册、标准可以参考。
作家Michael Lewis说,如果一对夫妇同另一对夫妇共进晚餐,而那对夫妇的家务分工比他们的稍微轻松一点,那一定会导致这对夫妇吵架。
回家的路上,他们的谈话一般会是这样的:你注意到了吗?他们家早上是爸爸送孩子上学的!
在这个美丽的新世界里,年轻的爸爸妈妈都有自己抱怨的合理的理由,这常常导致夫妻间的争吵。
在家里,妈妈们通常是个多面手,而爸爸们常常就比较大老爷们了。
男人在家里通常一次只会做一件事情。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最近有一项关于工薪家庭家庭成员家中资源分配的研究。
猜猜怎么着?爸爸们一般都有一件独立的房间。
根据美国人时间使用调查(American Time Use Survey),妈妈们照顾孩子的时间是爸爸们的两倍。这比Erma Bombeck时代的妈妈们好多了,但是我觉得她的有些名言在现在还是适用的:
“从十月到现在,我都没空一个人上过淋浴间!”。

但是事实是这样的。爸爸们正在做的更多,至少现在的爸爸们比他们的爸爸陪孩子的时间多了。
他们工作的时间平均比妈妈们也长。他们真心想做个好爸爸、尽责任的爸爸。
事实上现在不是妈妈,反而是爸爸更多的抱怨工作与生产的冲突。

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你觉得传统家庭面对新角色很难,就想想那些不是很传统的家庭吧。
那些两个爸爸组成的家庭、两个妈妈组成的家庭、单亲家庭。 他们更加困难,更加需要随机应变。

如今,在比较先进的国家,别怪我又表扬瑞典,父母能够得到政府的帮助。这些国家意识到父母的焦虑、面临的角色转变。
不幸的是美国不在其中,如果你好奇美国跟巴布亚新几内亚和黎巴嫩有什么共同之处的话,这是共同之处之一:
美国是八个没有带薪产假的国家之一。

时代的困惑,未来的焦虑

在这个高度困惑的时代,有一个目标所有的父母都认同的,那就是不管是虎妈还是痞妈(hippie moms), 直升机还是无人机(helicopters or drones),孩子的幸福最重要的。
这是在这个孩子经济上无用、精神上无价的时代,养育孩子的意义所在。
我们是孩子自信的监护人。没有一个家长怀疑过这条准则:“我要的就是孩子幸福”。
但是不要错怪我,虽然我也认为幸福没错,但是这个定义很模糊。
教孩子幸福和自信,可不像是教他们种地、教他们骑自行车,这完全没有教具可以直接教。
幸福和自信可以是别的东西的副产品,但是他们没办法是直接产品。
孩子的幸福,压在父母身上是不公平的,压在孩子身上更不公平。

我必须说,我觉得我们有点过于焦虑了。
我这么焦虑的保护我们的孩子不被世界上丑陋的东西影响,我们甚至现在连芝麻街也不让孩子看了。
你也许觉着我是在开玩笑,但是如果你真的去买芝麻街前几集的DVD,在节目的开始部分确实有“不适合儿童观看”的警告。看看,芝麻街是儿童不宜的节目。
一个芝麻街的制作人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给过几种解释。其中一个解释是,饼干怪Cookie Monster在一个片段里抽烟并把烟吞肚子里去了。
坏榜样?!我不确定。但是让我震惊的是,这个制作人员说他也不知道如果放在现在,吐槽王奥斯卡Oscar the Grouch还能不能被创造出来,因为他太焦虑了。
这对我的打击太大了,我可是一个会在自己的工位上挂一个木偶头像周期表的人,你看吐槽王就是其中之一!

放手吧,让孩子自己来

我儿子出生的那天,我太激动了!我没想到自己最后会是刨腹产,但是即便如此,在我还没完全从麻醉中恢复的时候,我抱着他,心理激荡着一个清晰的念头。
我贴着他的耳朵,对他说:“我绝不会伤害你的!”。我像是在起誓,但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但是现在我意识到,我这个誓言比开心实际多了!事实上,很多父母都会告诉你,这太难了!
我们都说过或做过后来向上帝起誓想反悔的事情。
我觉着下个世纪我们对自己不会有那么多奢望时,当你在书店的书架前盯着那些各种各样的教育书籍心跳加速时,记住不要有那么多的奢望。
我不懂如何建立世界新标准,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当我们迫切的追求孩子幸福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背负太多错误的负担。

对我来说一个更好的、更有效的目标应该是这样的。注重孩子的动手能力和精神健康,让他们通过自己做、自己完成任务、从我们身上感受到爱,自己去体验生活,最后他们一定会过的很好的。

这就是我面对不确定的未来的对策。没有新的指导手册,我们只需要遵循一些最古老的信条:优雅、勤劳、爱,然后等着快乐和自信自己降临吧。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样,孩子没事,父母也没事,而且会更好。

原文地址

Leave a Reply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