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学习革命

推动学习革命

今天继续看Ken Robinson在TED上的演讲,这篇推动学习革命 Bring on the learning revolution!TED2010峰会上的演讲。时隔4年Robinson再次来到TED,这时他2006年的演讲学校是如何扼杀孩子的创造力的已经被播放、下载了4百多万次了。这次他谈论的是推进学习革命。

我们都清楚现在严重的气候危机。但是Robinson认为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危机,是人创造力的危机。这几天许多演讲者已经提到我们没有完全利用我们自己的天赋。回顾人生,很多人会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天赋很多人认为自己不擅长任何事情。

Robinson喜欢把食物分成两种进行看待的方法。Jeremy Bentham(杰里米·边沁),著名的实用主义哲学家,曾经提及这样观点。他说:“世上有两种人,一种认为世界上有两种人的人,一种不这样认为的人。”。有时候确实是这样。

我们遇到过很多各种不喜欢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的人。他们只是对付,当天和尚撞天钟。他们从没从工作中感受巨大的快乐。他们的生活是在煎熬,而不是在享受,他们盼望着快挨到周末。

我们也遇到过一些深爱他们工作的人,这些人甚至无法想象自己除了这个还能干什么。 如果你对他们说:“别干这个了。” 他们会很奇怪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不觉得这是工作,这就是他们自身、是他们的生活。他们会说:“但这就是我啊,你知道吗!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个,这就是我内心想做的事情啊。”

不幸的是大部分人是前一类人,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是后一种类型。这样的差别是怎么引起的呢?可能有很多种解释,但是教育应该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教育某种程度上,没能帮助人们发挥自己的天赋,反而是隔离了我们的天赋。就像自然资源通常深埋地下一样,人的天赋通常也是埋藏的很深的,我们得想办法发掘它们。我们要能创造适合它们自我展现的环境。教育本应该起到这个作用,但是许多时候却不是这样的。现在世界上的教育系统都在改进,但是这还不够。简单的在一个已经坏掉的模式上改进已经行不通了。教育需要进行一次彻底革命了,改进是不够的,需要改变成一个新的形式了。

从根本上改革教育是很困难的,创新本身就意味着干不容易干的事情。那意味向当前观念进行挑战,挑战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林肯有段经典话是这么说的:适合于平静的过去的规律已经不适合动荡的现在了。 当下已经被各种困难推得很高了,我们要放下自己,要站在这个更高的高度上看困难。要与时俱进,不能刻舟求剑。新形式下,必须以新的方式方法思考和行动。这样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

“放下”意味着不默认任何事情就是那么理所应当的。我们的很多想法已经成型,那是上个世纪的经验,很可能已经不适合当下的客观环境,我们不能被它催眠,我们要把自己从中解放出来。好吧,说的容易做的难。举个例子,最难的就是你怎么知道哪些是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因为你理所当然的认为那些就是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有点绕啊。

举个例子,这里多少人大于25岁?多少人小于25岁?这里大部分人应该大于25岁吧,好。大于25岁的人,你们是不是很多人带着腕表啊?要是你在一个大部分人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的场所,你会发现年轻人大多不带腕表。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大于25岁的人,是数字时代文化前长大的,年轻人是在数字时代下长大的。对年轻人来说,时间到处都能得到,不需要通过腕表得到。其实我们也随时能知道时间,但是为什么我们还带腕表?因为我们习惯了。Robinson的20岁的女儿从不带手表,她会说:“我不需要这样单一功能的玩意。太傻了。” 你会说:“不对呀,它还能显示日期呢,它有多种功能,不是单一功能啊。”

我们就是这样被教育束缚的。再举些例子。 其中一个是线性的想法。线性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从这里开始,在一个轨道上前进,只要每件事都做对了,就达到预定的结果。TED上大家的演讲,直接或间接的说明其实不是这样的,生活不是线性的,它是有机的。我们对这个线性想法太着迷了。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上大学。千军万马独木桥,似乎每个人都应该上大学。Robinson在一次新书签名会,遇到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他问男子:“你是干什么的?” 男子说:“我是消防员。” 他又问:“你当消防员多久了?” 男子说:“我一直就是个消防员。” 他说:“哦,你什么时候决定当消防员的?” 男子说:“很小的时候。实际上,中学时的每个学生都想成为消防员。我也想成为消防员。当我到高年级的时候,我的老师们不以为然,他认为我天赋很好,应该考大学,不然就是浪费天赋。我应该上大学,然后成为一个白领。这使我感到很难堪,因为那个老师是在全班学生面前说这些话的,我感觉丢脸死了。但是我就是想要做个消防员。中学毕业后,我马上申请了消防工作,而且被录取了。在你问我的几秒钟前,我突然想起了这个老师。因为6个月前,我挽救了他一命。他在一辆严重损坏的汽车里,我把他拉了出来,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我还救了他的妻子。我觉得他现在对我的想法应该有所好转了。”

人类社会取决于天赋的多样性,而不是某个单一能力。最大的挑战就是重建我们对能力和智慧的常识。线性的想法是一个束缚。

在洛杉矶有这样一个标语牌子:“大学从幼儿园开始。” 不,不能这样。幼儿园从幼儿园开始。你知道,一个3岁的不是半个6岁的孩子。他三岁。

现在上幼儿园的竞争也很大,尤其是上好的幼儿园。3岁的孩子就要开始面试了!孩子无聊的坐在咨询专家前面,专家边翻着他简历,边说:“就这?你已经饱经世故36个月了,就这?我看你什么明显的成就都没有啊!就母乳喂养6个月,看来还比较突出。”

另一个大问题是标准化的想法。我们的教育系统像是参考快餐文化建立的。Jamie Oliver(杰米·奥利弗)曾经提到这个问题。你知道饮食业有两种质量模型,一种是快餐,全部标准化;一种是像Zagat(扎格特)和Michelin(米什兰)饭店那样,全不标准化,它们都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特别定制的。我们已经建立起了快餐模式的教育体系,它反过来正在像快餐侵蚀我们的体质一样,在侵蚀我们的精神和能量。

这里应该认识到人类天赋是非常多样性的。人们的天资差别巨大。Robinson最近才发觉,在他小时候得到一把吉他的几乎同时,Eric Clapton(埃里克·克莱普顿)也得到了第一把吉他。Eric成功了。在某种方式上,它在Robinson身上不起作用。 无论他多多么努力,吉他就是弹不好。

当然这不只是在说吉他,而是想说人的热情,人为之着魔的东西。热情是人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热情是我们的精神和身体都为之兴奋的东西。如果你正在做你热爱的事情,你还善于做这些事,你对时间的感觉是完全不同。Robinson的妻子刚完成了一部小说,他认为已经写的极好了。但是在书的结尾处妻子一改又是好几个小时。你懂的,如果做你喜爱的事情,1小时感觉就像5分钟。如果你是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5分钟感觉就像是1小时。许多人辍学的原因就是他们感到教育调不起他们精神和身体的热情。

因此,我们要转变模式。我们要从一个基于工业化的、制造业的教育模式,基于线性的、标准化的、批量的教育模式,转变成一个基于农业自然生产的模式。我们要认识到人类繁荣,不是一个工业制造的过程,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不能预测人类发展的结果,因为这时一个有机生长的过程。我们能做的,就像种庄稼一样,建造一个好的环境,然后等待它们开花发芽、枝繁叶茂。我要做就是针对受教育的人,提供定制化的环境和个性化的教育。这才是未来的方向,因为这不是扩大一个解决方案的规模,而是在教育领域掀起一场运动。在这里,在个性化的外部环境支持下,人们开发自己的解决方案。

现在,在这个会场内,你们的背后有商业、媒体、互联网的大量资源。这些科技资源和教师卓越的天赋结合在一起,是教育改革的一个机会。你们应该参与到其中去,这很重要,不光是对我们自身很重要,对我们孩子的未来更重要。我们必须从工业式的教育模式转变成农业式的教育模式,这样未来每个学校才能繁荣兴盛。我们必须这样,因为学校是我们的孩子们的生活的地方。

最后Robinson引用了诗人W.B.Yeats(W.B.·叶芝)写给爱人的诗,当时他为不能给爱人她想要的东西而痛苦。

他说: “我如果有用金光、银光绣成的天堂的衣服,蓝色、灰色、黑色的没光、有光和半光的衣服,我会把这衣服铺在你的脚下;但是我很穷,我没有,我只有我的梦想,我把我的梦想铺在你脚下,你踩的时候可要轻轻的哦,因为你正踩在我的梦想上呢。”

每天,每个地方,我们孩子的梦想正在我们的脚下,我们踩下去的时候可一定要轻轻的哦。

附上Robinson在TED上的该演讲视频,有中文字幕,本文大量文字摘自该字幕。

备选:展开学习革命@Youku

Leave a Reply

Close Menu